城市重生的徐州逻辑——资源枯竭城市的转型之道

来源:无线徐州     2019年4月19日     责任编辑:沧海     阅读:1115次

      刚刚,新华社客户端播发了《城市重生的徐州逻辑——资源枯竭城市的转型之道》,“洋记者”若曦·蒂明斯走进徐州,以滞向兴的城市重塑,再造结构的城市变革,凝心聚魂的城市坚守为脉络探寻工业老城徐州的新生机。
      全文如下:


      徐州,这座城市曾因煤而兴也因煤而困,资源枯竭一度背上沉重的生态包袱。党的十八大以来,深感环境之痛的徐州努力践行新发展理念,城市涅槃变革,迎来由“黑”变“绿”的生态逆转。
      2017年12月,习近平总书记在这里考察调研时,指出“资源枯竭地区经济转型发展是一篇大文章,实践证明这篇文章完全可以做好”。
      由沉寂而重生,古城徐州经历了怎样的自我革新?从树枯地竭化身成绿意盎然,实现了怎样的生态再造?其治理逻辑为资源枯竭城市转型提供了怎样的路标指向?


      由滞向兴的城市重塑
      新中国成立后,“百里煤海”徐州累计产煤10亿吨,作出重要贡献。工业结构、百姓生活,皆以煤为源、延展生发。
      然而,随着煤炭枯竭,曾经的支柱产业式微,化工、冶金等工业,结构偏重、产能过剩;空气污染,土地塌陷;基础设施滞后,城内存有大量工矿区。
      1882年起掘井建矿,最多时超过250座,采煤塌陷区和采石宕口,成为徐州的“生态疮疤”。
      与同类资源枯竭城市一样,徐州走到了转型关口。党的十八大以来,徐州匡正发展理念,迎来城市重生。
      用创新发展破城市之困。
      云龙湖畔,徐州科技创新谷里活力十足。
      在软通动力公司,轻点“智慧城市运营管理平台”,生态环境监测、跨境电商贸易等城市17个维度内容,跃然屏幕之上。
      “谷”里的国际大学创新联盟淮海国际创新中心,为全球青年人搭建平台,志在打造全球最大跨境孵化中心。
      徐州的代表性企业徐工集团,不久前以“超级移动起重机创新工程”再摘中国工业大奖。在这个被誉为工程机械技术“珠峰之顶”领域的突破,使得中国位列三个能自主研制千吨级超级移动起重机的国家。
      “过去的粗放发展碰上了天花板。”徐工集团董事长王民说,企业在行业断崖式下滑时仍加强研发,建成全球四大研发中心,自主掌握了4000吨履带吊等一批世界先进核心技术。
      目前,徐州已建成省级以上创新平台200多个,大中型工业及规模以上高新企业研发机构达700多家。创新,成为走出城市困局的重要动能。
      用绿色发展解城市之痛。
      挖土造田、挖湖造景,徐州面积最大、沉降最严重的采煤塌陷地,摇身变成潘安湖国家湿地公园,湖水清澈、草木茂盛。
      将生态包袱化为生态资源,徐州对成片的采煤塌陷区、工矿废弃地和采石宕口实施生态修复,城市绿化覆盖率达43.6%,人均公园绿地17平方米。
      往日“一城煤灰半城土”的徐州,山城相依、山水相连,尽展“一城青山半城湖”的风采。
      曾经的挖煤工徐刚,3年前筹备潘安湖婚礼小镇,现今年接待约10万人次、收入过千万元,许多外出打工者也纷纷回乡从事乡村旅游。
      从空中俯瞰徐州,城在林中,房在绿中,人在景中,青山碧水、绿树繁花,俨然江南风姿。
      绿色发展消解了城市痛点,国家生态园林城市、全国森林城市……一张张新名片,不断“认证”徐州的新形象。
      用开放发展化城市之难。
      地处苏鲁豫皖交界,没有强大地缘引力,看似能级不显。徐州以开放理念,重寻城市方位,迎来新格局。
      打开视野,找准坐标:徐州南靠长江经济带,北望京津冀,东临沿海开发,西近中原经济区。
      “徐州要不断摆脱‘地市级思维’和传统‘苏北意识’,卸下老工业基地‘包袱’,勇于打破梯度转移、跟随发展的路径依赖。”徐州市委书记周铁根说。
      随着被国务院明确为淮海经济区中心城市,这里着力打造区域经济、商贸物流、金融服务、科教文化“四个中心”。
      建设更高能级城市。靠前对接国家、省重大规划,打造“米”型高铁枢纽和“亿吨大港”,新设淮海经济区产业投资基金……
      完善城市功能品质。快速路系统和3条地铁正在建设;增强医疗等供给,住院的外埠病人过3成;改造提升户部山等历史文化街区……


      再造结构的城市变革
      城市重生,源于凤凰涅槃式的结构再造。
      多年来,徐州坚定推进产业、生态、城市“三个转型”,促生产空间集约高效、生活空间宜居适度、生态空间山清水秀。
      由低到高,力推产业结构升级,将存量与增量有机结合。
      华美热电厂的曹庆华多了个身份:淮海大数据部部长。这家扩建于庞庄煤矿旧址的企业,利用关闭矿井后的闲置土地、安全电源等优势,建起了淮海大数据中心,已有华为等企业入驻。
      不远处,九里湖湿地公园环境优美,前身正是大片采煤塌陷地。其所在的泉山经开区,还建设起现代物流园等园区。
      2016年底,市区最后一座矿井关闭,一个时代的标志成了记忆。徐州近年重点培育形成装备与智能制造、新能源、集成电路与信息和通信技术、生物医药大健康4大新兴主导产业集群。
      春节后,创维创始人黄宏生的新能源车基地开工,计划形成30万台的年产能。他盛赞徐州与当年的深圳类似,外来人口涌来创业,他也想做这里的“新移民”。
      电子级多晶硅材料,集成电路的关键基础材料,我国长期依赖进口。去年在江苏鑫华半导体公司成功量产,补上了“中国芯”材料和工艺的关键短板。
      如今,徐州高新技术产业产值是10年前的18倍,新兴产业占规模以上工业产值近4成。
      标本兼治,促成生态结构质变,由向自然索取到与自然共生。
      相当长时间,“黑”“灰”是这座城市的主色调:输出煤炭电力,留下2万多公顷塌陷区;长期开山采石,7成山体遭严重破坏。
      徐州把生态再造作为振兴转型的核心标志,财政持续投入,坚决淘汰、转产环保不达标企业,主城全面淘汰燃煤锅炉。
      徐州自然资源部门负责人说,矿区综合整治,科技支撑非常关键。他们不断攻关,恢复土壤生态调节功能,拓展了生产、生活和生态空间。
      在实施了小南湖等80多个塌陷地治理的贾汪区,形成了塌陷地复垦、生态修复、景观开发等五位一体的综合整治模式。
      水是生态之源。翻开水系图和地形图,可以发现,因高滩地阻断,徐州三个水系的河流多不连通,长年无法清淤补水。徐州用3年多时间,推进水系贯通、活水畅流、清水进城,实现了“一汪碧水通全城”。
      “徐州的水活了起来、清了起来、美了起来。”徐州市水务局局长卜凡敬说,很少人想到,这里是江苏首个国家水生态文明城市。
      改头换面,重塑城市风貌,促形象美化与功能优化协调统一。
      每周五,车淑芹都和邻居们到小区的活动中心排练舞蹈。6年前,这里还叫小朱庄,500多户拥挤在低矮的自建房里,环境脏乱。
      过去的徐州,带有典型工矿城市特征。大量工矿区、棚户区和黑臭水体,犹如城市面部的片片黑斑。
      这几年,徐州完成数千家工矿企业关停和退城进区,通过引导企业将研发设计等留在城区,腾出的土地布局商贸、金融等现代服务业,有效避免城市产业空心化。
      这几年,徐州改造了4000多万平方米棚户区、整治600多个老旧小区,实现改善民生、调整结构、提升形象“一举三得”。
      前不久,徐州获得“联合国人居奖”。联合国人居署执行主任特别代表姆西西说:“徐州根据时代和环境不断调整、改变、适应的韧性,正是近年来我们大力提倡的一种城市发展能力。”


      凝心聚魂的城市坚守
      把脉徐州城市重生的轨迹,不难看出其鲜明的治理逻辑:践行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思想,以久久为功的韧劲持续转型,用奋斗实干的姿态敢做善成。
      城市发展,能否让社会各阶层分享,考量执政者的智慧。
      金龙湖宕口公园,退休教师李中阳健步如飞。自从破败采石场被云梯瀑布、步道绿地取代,老李经常来健身。
      良好生态环境是最普惠的民生福祉。在山水之间休闲娱乐,成为徐州人的新生活方式。
      市区云龙湖沿岸整治后,近湖一律不建住宅,更多发挥文化体育功能,让全体百姓共享;新增10亩以下土地,全部建成园林绿地;公园实施敞园改造,全部免费开放。
      生态再造,更带来“绿色产业”。从“挖煤贾汪”到“旅游真旺”,百姓换了活法。“好生态就像绿色银行。”马庄村村民、中药香包非遗传承人王秀英说,好多村庄组建了香包合作社,带领群众致富。
      睢宁县高标准集中居住社区,让农民住上设施齐全的新房;铜山区的“厕所革命”,让乡亲们“方便”更方便……2018年,徐州安排75件实事,把500多亿元投向养老、公共交通等民生领域。
      城市转型,能否让蓝图一绘到底,凸显执政者的担当。
      资源枯竭城市转型是世界性难题。徐州干群深感破坏性开采与传统路径之弊,始终把老工业基地全面振兴,作为发展主线。
      这些年,徐州的领导班子换了一任又一任,但振兴转型的追求一直未变,始终发扬钉钉子精神,锚定目标,积跬步至千里。
      徐州人说,正是因为坚持不懈怠、不动摇,接续奋斗、久久为功,这里才画出一条步步上扬的曲线,走出具有自身特色的转型之路。
      攻坚克难,能否保持奋斗实干精神,彰显一座城市的坚守。
      刘开田,这位铜山区吕梁村的老人,26年在贫瘠的石头山上不停种树。山上没土,就用麻袋一袋袋背;石上没坑,就用钢钎一个个凿。
      他种下600亩山林,留下一笔精神财富。徐州环城多山,多数寸木不生,当地以两次“进军荒山”行动,实现荒山绿化全覆盖,开创石灰岩山地造林的范例。
      这种坚忍不拔,正是徐州人奋斗实干的写照。
      徐州干部说,一手攻坚生态,一手经济发展,城市转型仍在持续,阵痛在所难免。
      “一马当先的勇气,跃马扬鞭的速度,马不停蹄的毅力,马到成功的效率。”马庄村民鞭策自己的“马庄精神”,形象表达着徐州转型的坚定姿态。徐州的城市重生,也为全国老工业基地和资源枯竭城市提供了转型示范。
      无线徐州评论
      为什么要总结“徐州逻辑”?因为新时代新背景下的中国,有很多地方正在呼唤“城市重生”的新思路。
      这几天,东北某地“2万元买一套房”的新闻在网络上热传,也再一次引起对“资源枯竭型城市”的关注。告别了“靠山吃山”的粗放发展阶段,新时代的城市该如何重生?
      习近平总书记的两句话精确地回答了这个问题:
      “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。”
      “发展是第一要务,人才是第一资源,创新是第一动力。”
      新闻界有一句话,叫做“站在天安门看问题,站在田间地头找感觉。”徐州近年来的转型发展之路,无疑就是为上述两句话找到了有触感、有温度的“实践感”。有了这份“感觉”,会帮助很多地方更加清晰地理解当前的“问题”。
      而对徐州来说,“重生”还在路上。我们相信,在五大发展理念的引领下,徐州还会绽放出更加耀眼的光彩,在中国的城市发展格局中占据重要的位置。
回顾历史,开放合作是增强国际经贸活力的重要动力。立足当今,开放合作是推动世界经济稳定复苏的现实要求。放眼未来,开放合作是促进人类社会不断进步的时代要求。


扫一扫分享本页
574 +1
相关新闻
换一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