成为孩子生命中的光亮——记张集实验小学教师尤雪晴

来源:徐州教育在线-铜山区教师发展中心     2022年12月2日     责任编辑:想容     阅读:4474次

  爱和信任是一种伟大而神奇的力量。老师载有爱和信任的眼光,哪怕是仅仅投向学生的一瞥,幼小的心灵也会感光显影,映出美丽的图像。

  ——巴特尔

  时光荏苒,转眼已是我从教的第四年。站在三尺讲台上时,应对无数双渴望求知的眼睛,心里充满了激动和兴奋。望着逐渐长大的孩子们,还有些担心和忐忑,从想当一名老师到真正成为一名老师,我可以胜任吗?

寻光,教育生活的主旋律

  在我教书生涯最初的一段时间,偶尔会因为纷繁复杂的工作而不知所措,偶尔会因和资深教师教学观念不一致而自我怀疑。所有的事都刚刚上手,我在毫无经验的路上,慢慢摸索,慢慢尝试,摸索着语文教学,尝试着走进学生。

  “书中自有黄金屋。”第一次听到这句话,是从初中语文章老师口里得知的。那个时候,对这句诗的理解就是多读书。第二次听到这句话,是入职以后。那时正逢教师订阅杂志的大好时机,我每天下了课就埋头于办公桌前,翻阅着各种资料,想着尽全力把每一课设计好。看着我的迷茫与焦虑,师父李鸿影老师走过身边说:“得空时,多去听听其他资深教师的课,最近在征订杂志,趁这个机会,选一套对你有帮助的书,多读读,多揣摩。书中自有黄金屋呀!”

  我开始理解了这句话,因为那是师父一直相信的不变真理。于是,从那天起,我成了每个班随机报道的一名学生。每一次坐教室后面,聆听者师父或其他资深教师的家常课,内心总是止不住的感叹道:“我什么时候才能这么优秀啊!”师父传授于我的不仅仅是教学技巧,还有立志要做一名优秀的人民教师的光亮。

追光,教育生活的小夜曲

  追风赶月莫停留,平芜尽处是春山。毫无经验的我教六年级已经是个很大的挑战,没想到初次与学生交手,还接到个“烫手的粥盘”——班级学生学风散漫,年级排名更是吊车尾的存在,因而学生的情绪也很消沉。一周下来,我发现,学生对于我这个新老师“不来电”,更别提燃起他们对语文的热情了。

  雷切尔·卡森说:“知识的重要性远不及感受的一半。如果信息是种子,日后可以成为知识与智慧,而感受就是沃土,种子必须在其中发芽生长。”为了和他们打成一片,下课铃一响,我就准时出现在班级后门,朝着班级喊一声:“谁有沙包啊?砸沙包去吗?”话音一落,很快有一两个胆大的学生回应我,朝我丢来一个沙包,我观察到大部分的孩子依旧不敢轻举妄动。我们寥寥几人来到了操场空地,有个男生笑着说:“老师,要是把你砸疼了,你可不能凶我们。”我摇摇手:“放马过来!”渐渐地,起初围观的同学也加入到游戏队伍中,甚至引来了不少其他班的同学围观。

  上课铃响起,看着他们拿着沙包跑回教室的身影,我想:孩子的世界真有趣。就当我出神时,班上一名男生看似嫌弃我道:“多大的人了,还这么幼稚的玩沙包。”说完,做个鬼脸跑进了教室。

  偶尔几次体育课,我也会趁他们跑步时来到操场,从那之后,我的课堂不再是一潭死水,不管对的错的,孩子们总想向我表述他们的想法。因为基础差,课堂作业基本上不能当堂完成,令我没想到的是,孩子们竟然主动要求放弃他们最爱的体育课,来完成我的课堂作业。

  第一次的公开课,我做了个很大的决定,舍弃了年级成绩最好的班,就带着这群“吊车尾”亮相。那一次的课堂让这个班第一次刷新了全校老师对他们的认知,课后我表扬他们,孩子却说:“老师,您知道吗?我们从来没有上过公开课,同学们都说我们是差班,您信任我们,我们也不能让您失望。”

  送君千里,终须一别。在他们小学毕业的那天,孩子们一张张眼泪汪汪的眼神中全是透露的不舍。即使毕业了,我会在手机上收到孩子们关切的话语,偶尔,在学习和生活中遇到了难处,他们第一个想到的是和我倾诉,会在学期末的学校门口的小角落里寻找到他们的身影......

  正是因为这样,让我更加坚定要成为孩子生命中的光亮。

发光,教育生活的狂想曲

  雄关漫道真如铁,而今迈步从头越。我从小学生活的终点来到了起点。经过一个暑假的思想斗争,开学初始,我自告奋勇的向学校提出想担任一年级班主任。令我窒息的是从打扫班级到分发书本、整理文具;简简单单的两件事,46名新生做的却是毫无条理,腰前的扩音器里传出高声数落学生的怒吼。

  更加令我头疼的是,由于班里一位男生过于活泼,课堂上颇有齐天大圣的风范。使得原本就躁动不安的课堂更加难以把控。即使已经做了思想准备,但踏进教室与学生们相处一天下来,身心满是疲惫,发怒也成了我生活中出现最多的动作。

  通过我的火山爆发式的脾气震慑,大部分学生都能够强行被我带入正轨,只有那个男生,是出了名的“麻烦制造机”。“老师,他刚才拿着树枝戳到我眼睛了!”“老师,他刚才爬到门口的假山石上,又从上面往下跳。”“老师,他又带了零食还有玩具......”办公室里,学生们进进出出的身影让我为之头痛,坐在位置上的我不禁火冒三丈,拿起手机,直冲教室。然而,面对我滔滔不绝的教育,他的脸上永远流露出愧疚知错的神情,事实是他的行为已经暴露出他对我几番教育的充耳不闻。我气的青筋暴出,面部通红。

  一连几天都有与他关联的事件,我便拿起手机与他的家长联系,试图通过家校共育让他焕然一新。令我出乎意料的是,从那天开始,他的身上开始出现了大大小小的伤口。起初,本着恨铁不成钢的态度,心理默许了他家长的行为,直到我意识到事态的发展并非如我所想。班级里的同学放学时会将他的表现传达给他的家长,每天因为安全、学习上的问题,“竹笋炒肉”已经成为了他的家常菜。

  久而久之,他在课堂上的变得越来越胆怯,他开始害怕同班同学的诉状,害怕我的接近,每当我呼喊他名字时,他总是双手紧握,颤颤巍巍的一步一步挪到我的跟前,侧着身子,好似做好了要逃跑的准备。在一次次疾声厉色中,他不再给我打招呼,尽管他在课堂上依旧不能认真听讲,但不难看出,他在默默的约束规范着自己的行为,并非因为教育的感化,而是暴力的约束。

  看着他的表现,我沉思着:这是我想要的结果吗?我猛然意识到,每个人都是一轮月亮,有着自己的阴晴圆缺,更何况是孩子。我们的孩子需要的,是温柔的呵护。

  于是,我尝试与他的母亲约谈,改变现有的教育手段。我把他叫到办公室,和他的母亲进行了劝解和沟通。当我为他辩解时,我注意到,他悄悄地挪动着自己的小步子,一点一点向我靠近,好像从聆听中找到了保护伞。有了这次沟通,仿佛在他的心里种下了一颗种子——信任。

  于是,我试图让这颗种子发芽。我努力的把课上得生动有趣,以吸引他的目光,尽量创设一些简单的问题,让他在课堂上找寻自我,在宽松的学习氛围中,摘掉学生们的有色眼镜,增添融洽的黏合剂。

  培育的土壤中,多了一份爱的滋养,使他越来越喜欢语文课,从刚开始每天到办公室磕磕巴巴的认读拼音,到课堂上踊跃举手,迈步讲台当起了教读二类字的小老师。跑操前,他站姿英挺,我便让他领跑……他的努力一点一滴地滋润着我的心灵。有时候晚上接到他母亲的电话,语气中多了一份欣慰与肯定。

  新学期刚开学,他开心的跑到我面前,我知道他是有备而来。他迫不及待的跟我诉说着这个假期他在家的努力成果:为了写好字,得到我的红圈圈,他练了多少本字帖;为了认读更多的二类字,有更多的机会当小老师,他读了多少本课外书......新学期第一节下课后,我翻看他的作业,称赞的话语不禁脱口而出,脑海里浮现出上学期作业本上歪扭七八的信手涂鸦,再看看眼前这一个个铁画银钩,不难想象这个假期他下了多少功夫与心血!他的笑容成了我的“心灵创口贴”。

  “天空收容每一片云彩,不论其美丑,故天空广阔无比。”教育也是一样,多年以后,我在学生心中埋下的种子能不能开花结果,他们因我的教育而变得幸福还是窘迫,这才是最重要的。阳光普照世间万物时,它并不会在意每朵花是否都散发出幽香与芬芳;它所在意的是,光线的每一个细微部分,是不是都给了花瓣最温暖的触摸。

扫一扫分享本页

132 +1
相关新闻
换一批